bet365官网体育投注下载

银行业营改增税负不降反增 某行票据利润减少1.1亿

2017-06-10 15:40:51 

“税务局希望各行报上来的数据,能体现营改增以来的实施效果,但从我们行反映的数据看,并没有明显减少。”银行业实施营改增已两月余,一家大行计划财务科相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。且多家银行计财人士反映,所在的机构在新税制施行以来,税负不降反增。有银行因以上因素,仅票据业务的利润就减少了1.1亿元。 
    也有银行机构人士认为,因为营改增刚开始实施,各家都在摸索阶段,没有规律可循。很多数据不能客观反映,所以现在判定是否有增有减,还为时尚早。 
    整体税负或呈上升之势 
    “从我们实际情况看,营改增后,银行业绝对是大幅度增税的,票据业务首当其冲。”某股份制银行相关业务部门负责人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,从票据买入返售、转贴现这两项业务,基本不涉及税费变化,但是对直贴业务影响很大。这是因为,一方面,36号文规定金融服务业统一适用6%的税率,税率较原来营业税5%有所提升。更为关键的是,营改增后,营业税从以前按持有期间的差额征税(即贴现开始,到卖出为止),变为自买入起,到票面到期为止的全额纳税。另外在投资端,资产管理计划收益权交易亦要征税。 
    “两块相加,对我们利润影响直接。”前述人士表示,他所在的机构,新税制推行两月以来,单票据业务利润就因此减少了1.1亿,约占票据利润7.3%.而票据业务利润则占全行利润约五分之一。 
    目前,营改增新税制的计税方式是按照消项税减去进项税的差额缴纳。 
    消项税是金融的贷款利息,收入等税收,而进项税是银行成本的税收,包括房租,物业,人力等。 由于金融服务业可以抵扣的进项税不多,只包括购进的部分服务、企业客户和金融同业支付的各类手续费或类手续费性质的费用,以及符合规定的不动产等。而作为银行利润主要来源的贷款业务,由于贷款利息支出不可进项抵扣,导致贷款服务利息收入实际上相当于按照全额征税。 
    “从成本角度讲,按道理,5月1号到12月份物业房租可以实施扣减,但可能1月份全年租金已经交完了,造成后几个月原本可以扣减的税收不能扣减。另一方面,银行收入尚未重新定价,目前价格并没有包含税,这相当于银行的利润又被‘吞’了一块。”一大行计划财务科人士称。 
    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认为,尽管有进项税可做抵扣,银行业的整体税负仍将有大幅上升之势。这主要有三个方面原因:一是税基拓宽,征税业务范围变广,以往营业税的免税范围变窄;二是税率提升,由营业税时代的5%提升到增值税的6%;三是税种变化,从地方税变为国税,税收征管的“弹性”可能降低。其中,前两点对税负提升的影响最为直观;而根据实际调研,对银行业税负影响最大的是第三点。
    其税负大幅上升的逻辑是,一方面,贷款业务的定义范围大幅扩大。各种占用、拆借资金取得的收入,包括金融商品持有期间、信用卡透支,以及融资性售后回租、押汇、罚息、票据贴现、转贷等等业务取得的利息及利息性质的收入,均需按照贷款服务以利息收入的全额缴纳增值税。另一方面,金融机构同业往来业务免税范围则大幅缩小。 
    民生宏观分析师朱振鑫此前也做过测算,“营改增”后,16 家上市银行总税负增加,总税负增加额占净利润总和的比例为 0.82%. 且内部分化明显,中农工建交五大行税收增加较大,比如交通银行(5.650, -0.04, -0.70%)税收增加额占了其净利润的比例的3.94%.股份制银行浦发银行(15.730, -0.04, -0.25%)、中信银行(6.170, -0.09, -1.44%)与宁波银行(15.620, -0.26, -1.64%)税收也有所增加;而南京银行(10.200, -0.16, -1.54%)、兴业银行(15.460, -0.13, -0.83%)、招商银行(17.120, -0.14, -0.81%)等8家银行税收减少,其中南京银行减税额占其净利润比例高达8.9%.变动分化主要是各商业银行业务构成占比不一,使得进项可抵扣的额度相差较大。 
    企业客户经营成本下降1652万 
    一家股份行北京某支行人士认为,因刚开始实施,很多实施细则都没有明确规定。比如对于进项税能否抵扣等,各行基本上都是摸着石头过河。当碰到这些模糊之处,银行一方面会和当地税务局联系,同时还和分行沟通,看相关税项能否抵扣。“有的业务,分行认为可以抵扣的,我们和税务沟通后,就没有抵扣。以北京为例, 对于网点租金,不同城区的税务局抵扣标准也并不统一,而银行基本施行的是高标准,这导致营改增之后,银行业整体税负水平并没下降。 
    国家施行营改增的目的,是根本解决营业税税制下大量重复征税问题而降低企业税赋。这一点,从银行角度观之,则显成效。银行为企业客户开的发票,可以直接扣减企业经营成本。 
    以兴业银行为例,“营改增”的两月间,兴业银行累计对外开具增值税专用发票664份,销项开票金额1.42亿元,相关企业客户享受到的进项抵扣金额达1652万元。可见,其经营成本降低,直接享受到了税改政策红利。 
    兴业银行计划财务部有关负责人表示,对于商业银行而言,“营改增”准备工作不仅涉及组织架构变革、供应商梳理、相关业务流程再造、会计管理变更、合同文本修订、人员培训以及设备采购等一般企业共同面临的问题,还面临着极其复杂而大量的IT系统改造工作。兴业银行从2014年第四季度起就启动了“营改增”准备工作,集中大量资源,推进各个关联系统的联调联试,于2016年5月1日前全面完成20多个生产系统和专业系统的改造准备。 
    不过,市场人士亦有后续金融业将负担转嫁给实体经济的担心。 
    对此,多位银行人士表示,后续不排除提高资金价格,把税收加进去的可能。毕竟,过去五年,银行业利润增速已从2011年的36.34%锐减到2015年的2.43%,呈现断崖式下跌。

延伸阅读

咨询客服
QQ在线咨询
bad

电话:13303175291 / 13231708900